打破传统风景摄影边界,中国风景摄影外延扩大化的原因和影响

从中国传统风光摄影到现代新风景摄影

从 21
世纪初期开始,中国摄影界掀起了对风光摄影批判的浪潮,部分原因是国内风光摄影的畸形发展导致其语意不断窄化,致使风光摄影后来成为拍摄雪月风花糖水片的专属名词。于是风光摄影一词便逐渐被更为中性和通用的风景摄影一词所取代。伴着风光摄影衰落而崛起的是目前在国内如火如荼展开的景观摄影热潮。较之风光摄影来说,景观摄影的审美不再局限于愉悦视网膜的小情小景,而是更加注重与社会现实的连接,其无表情外观的美学特征使这类风景更加具有批判性和向社会发声的可能。一、风景摄影外延扩大化的具体现象和艺术手法景观摄影与风景摄影的关系风景摄影进入当代摄影的语境,不仅涵盖了风光摄影,它还在原有的基础上外延扩大出了很多新风景。这一外延扩大化的现象比较突出的表现就是最近较为热门的景观摄影的出现。景观摄影是指一种出现在消费社会、城市化进程中,建立在冷静、理性和相对客观的观看方式主导下,以人造景观作为拍摄对象的摄影类型,兼具了风景摄影的影像形态和纪实摄影的社会性,具有很强的当代性和批判性。它的出现无疑让我们对风景摄影这一门类有了更广泛和丰富的认识,对于风景摄影的载体和社会价值也有了新的看法和思考。然而,景观摄影并不能算作一个独立的摄影门类,而是应该作为一种摄影现象来理解,这种介于传统纪实与风景摄影范畴的表达已逐渐成为中国当代摄影实验的新热点。我们亦可以把中国目前出现的景观摄影作品纳入到风景摄影这一概念里来,而不应该割裂来谈风景摄影与景观摄影,它们之间并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是存在一种承前启后的关联性,同属于风景摄影的范畴。陈建中在《由类型学摄影到景观摄影》一文里表达了同样的看法,1他认为对于中国风景摄影这一术语来说,要不断地依时代变迁从而追加其外延定义,这就给当代景观摄影在历史和社会变化大背景下的文化诠释提供了便利,同时也为学术上的前后比较研究在术语上提供了贯通性。传统风景摄影之外的新风景除去这些遭遇批判的风光片外,风景摄影还有多少种观看与视觉的可能?我们不妨从目前中国出现的几类不同于传统风景审美趣味的创新尝试中,选取部分认可度较高又具有代表性的风景摄影式样做归类分析,以便深入思考影响摄影嬗变背后的意识形态和社会现实,让我们对风景摄影有更多元和直接的认识。1.
关注人与自然和人类生存环境的风景摄影以往风光摄影表现景物只注重美丽的一面,以歌颂自然、抒发个人情感为主,往往忽略了人与自然、人与环境关系这个问题。同样是走出家门,走进大自然拍摄自然风光,在当代的风景摄影议题中我们看到了更多富有现实主义内涵的作品。像王久良《垃圾围城》、许宝宽《新风景》、杨哲一《山水》系列等。他们从环境污染、人为破坏的角度切入风景题材,关注的是被现代文明侵蚀后的土地和自然风景,传统文化中原本用来修身养性的山水也已然变成了货真价实的人造山水。
2.
从自然走向社会的风景摄影当风景从自然走向社会,我们看到的不再是都市美丽的风光和雄伟的建筑。风景在当代摄影中剥去的是城市虚假、美丽的外衣,挖掘的是更深层次的政治和社会的隐喻。这样的景观作品其背后充满着摄影师对现实的审问与批判,亦能引发人们的思考,而不再是为都市的繁华颂歌。于是外部空间权力化的景观2,像何崇岳《计划性生育》、杨铁军《政府大楼》、王国锋《理想》;现实荒诞化以及欲望视觉化的景观:曾翰《超真实中国》、倪卫华《风景墙》(2012)、朱峰《上海零度》、郑知渊《上海面目》等,都成为我们这个消费社会和城市化进程飞快的时代最典型、最具有代表性也最奇特的风景。
3.流浪的风景
除了拍摄自然景观和人造景观外,还有一类风景摄影的类型在年轻摄影师中颇为流行,那就是流浪的风景。像骆丹《318
国道》、游莉《寂静的纬度》、张晓《海岸线》、张克纯《北流活活》等。他们选择游走,选择在路上,去发现别处的生活和最真实的自己。尤其是在极端的物质主义价值观越来越成为目前中国唯一的价值评判标准的时候,很多年轻的摄影师便选择挣脱眼前的困境,让自己做一次流浪汉,在路上感悟生命的本质和生活应该有的底色。因为年轻,所以他们有流浪的勇气和更少的羁绊,他们的影像同样也是远远的看,静静地等待,以及时空的神奇际遇后得到的,这样的风景有着安静的气氛和个人强烈的态度,背后是作者游离尘世的心和一个局外人的眼光对别处生活的思考。从他们的观看和思考中我们看到了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存状态以及人与生存的土地、人与自然的关系。有关风景摄影里的人的思考风景、摄影、人这三者的关系是怎样的,又是如何发生变化的?人在风景摄影里的出现,是对人的强调还是弱化,又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是值得探讨的。中国早期的风景摄影尤其是风光作品里很少出现人,即使有人出现也是人与自然和谐统一。人总是作为环境的陪衬物,不是很小就是被有意弱化,不参与整个风景的叙事。然而这样纯自然的风光摄影已然走到终结,不是被收入图库就是被用于商业背景。我们看到的当代风景摄影的作品中人的痕迹越来越重,无论是批判还是强调,我们已然无法回避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人与自然关系的改变。我们从一开始对自然的畏惧和崇敬到对自然的征服和利用,再到后来的强夺和破坏,人类无休止的欲望改变着大自然,也改变着我们可以看到的风景。正如杨承德《恶之花》里城市周边被废弃的土地一样,人类的狂妄圈占和不合理的开发已然使大自然处处残垣断壁荒野片片。而火炎《新桂林山水》也向我们展现了一个被人类意志强行介入的自然。二、中国风景摄影外延扩大化的原因百年不变的中国风光摄影的时代局限性中国风景摄影外延扩大化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百年不变的风光摄影的时代局限性。而造成这种局限的原因正是我们把风光摄影绝对化成了一个专有的名词,就是指那些拍摄带有传统审美情趣,追求天人合一的文人士大夫情怀,过于艺术沙龙化的雪月风花的美景,而不是通过丰富实践获得的定义开放、姿态丰富的风景摄影。所以中国风景摄影才遭遇风光摄影的瓶颈,止步不前。我们不可否认早期风光摄影的价值,也不得不承认唯美的风光片过多的作为愉悦视网膜的底层审美的摄影实践,而且其泛滥的趋势对中国摄影的发展造成了很大障碍。百年不变的风光摄影势必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也无法在世界人口剧增、人类生存环境恶化、经济高速发展、城市景观纷繁复杂、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的历史进程中参与现实对话,不能更多地关注和批判我们现实生活中存在的问题,具有明显的时代局限性。受西方当代摄影的影响此外,中国风景摄影的外延扩大化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西方当代摄影的影响,而其中以中国为创作选题的摄影师,无疑是最直接启发和影响中国摄影师创作的。例如加拿大摄影师爱德华伯汀斯基从
2002年就开始在中国拍摄的一系列作品3,并在 2006
年拍摄了纪录片《人造风景》;以色列摄影师纳达瓦坎德则在 2006 年~ 2008
年间,带着他的大画幅相机从长江的发源地到入海口一路拍摄,展示在飞速的经济和社会转型期间,长江两岸居民的生活状态、城市与建筑的变化,还有在国际上有较高知名度的杜塞尔多夫学派的安德烈古斯基、托马斯斯特鲁斯等,他们对城市大型消费场所、社会景观或是工业场景的关注以及在中国的宣传和推广都促使我们去关注自己的生存环境,也促使我们反思摄影来寻找我们自己的摄影语言和方法。中国摄影师的背景与他们的自觉探索我们从前面列举的在风景摄影创作上有探索和创新的诸多摄影师中可以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大部分都是年轻的摄影人,而这其中又有像骆丹、张晓这样直接从报社记者出身的摄影师。他们有自己的思考和看待事物的方式,并主动探索和尝试新的视觉语言和表达方式,而不是继续沉迷于风光摄影这样的创作类型。而这正是因为他们处在一个更加复杂、开放和多元的时代,而这个变革的时代更加强调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和批判。可以说,年轻摄影人是中国摄影界前进的直接动力,他们对现实的关注、对社会的责任感以及对当代影像的自觉探索,都推动和影响着中国摄影艺术的发展。三、中国风景摄影外延扩大化的影响以风景摄影的外延扩大来反观我们生存的环境分析风景摄影这一类型在中国的演变,同时也可以反观我们整个摄影界的发展现状,甚至是我们人类的生存状况。没有哪门艺术会比摄影更直观、更真实地影射我们的社会现实问题。例如早期的风景摄影对于人性的启蒙和爱国主义的寄托以及个人与祖国归属感的身份认可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而如今兴起的景观摄影正是对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问题以及人类生存环境恶化的境况的真实写照和反思。人们对于风景,或者说景观,有着丰富复杂的寄托,同时人类也因此遭逢了许多理解自然与景观的方式与表现手法,丰富了、深化了对于风景、风景摄影的理解。推动摄影当代发展的步伐,从保守、单一向更符合当代艺术的面貌迈进探讨中国风景摄影的外延扩大化,最明显的一点无疑是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当代摄影的进步,它不再像题材保守和审美单一的风光摄影,而是更加注重与现实对话,与时代接轨。同时,摄影走向当代,它的多元性、包容性、批判性等已经让艺术门类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这种当代性之间的外延和起源差别让我们在面对一个摄影门类的概念时,不再固守传统的观念,而是更加注重外延和扩充对它的理解和界定。景观热正在催生出新一轮的摄影大军和过于形式化的景观近几年中国摄影界出现的越来越多的有关景观摄影的展览直接把景观摄影推向当代摄影的主流,它直接影响着摄影人的创作。此外,展览的宣传作用也让更多的人去学习或效仿。一时间,摄影圈里便出现了景观热,而景观热正在引发新一轮的问题,例如越来越多过于形式化的批判式景观,并没有体现出创作者过多的思考和对现实问题的理解,只是徒有表面的模仿。正如颜长江在《荒诞以及荒诞之后》一文中所提到的:我们应该不止于揭示荒唐,这样的东西已太多了,我们批判时应该有收敛、理解与同情,保持一点对现实和人们的温情,这就是时下罕见的文化品质悲悯。如是,景观才能上升到内心的高处,景观才有教堂的意义,才有仪式感受,才有拯救与逍遥!4正因为我们过于缺少独立思考的习惯和对现实深入的体验与理解,只是一味追逐潮流和形式,我们的摄影才会屡次遭遇发展的瓶颈。缺少独立性和原创性的作品也往往是最容易被模仿的,正如现在越来越多趋于雷同的景观作品充斥于大小影展,大有当时风光摄影的势头。然而景观摄影一旦泛滥,风景摄影在当代语境中必将会再次陷入困境,寻找新的突破和出路。

责任编辑:

来源:中国艺术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标题:创作|打破传统风景摄影边界

一方面,风景摄影家之间观看方式的不同,区别了风景摄影是拍摄调动激发视觉美感的风景还是自然与人共存状态下的风景。另一方面,风景摄影家对于主观介入摄影的不同出发点,涉及到复制自然风景还是借助自然风景隐喻思考,从而在解构物象风景同时再创新风景。

传统风景摄影家充满寄情山水的理想主义浪漫情怀,以扎实的美术基础和传统文化学养,观看和审视自然现象,抓取视觉快感。现代风景摄影家无论东西方都是从人文思考的角度来审视自然现象,镜头聚焦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人在自然中的生存状态。如果说,不同风景摄影以公共情感与公共话语的不同内涵影响大众,那么,公共情感主要激发大众视觉美感的表层情绪,引起普遍意义的情感互动和共鸣;公共话题则通过涉及社会性问题的影像表达,引发大众关注获得社会影响。

大凡接触摄影者,拿起相机几乎都是从风景摄影开始,因此风景摄影有着最广大的群众基础。同时,风景摄影又是最大限度调动摄影诸要素和各种技术手段的影像门类,因此被诸多专业摄影家所钟爱。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发展的步伐,中国风景摄影得到极大发展。

图片 1

自然观与观看方式的形成,取决于摄影人的成长经历、文化背景以及理想追求,也因此分野了中国传统风景摄影家与现代新风景年轻态摄影人对风景摄影不同的认识、思考与呈现。“追求意境与追求自然的质感一直是风光摄影的两极要素。在近百年的观念嬗变中,我们不难看出血脉的传承、亚当斯的影响以及现代主义观念的渗透。不管是风光摄影还是风景摄影,不管采用什么影像手段,核心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摄影理论家李树峰说。

图片 2

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是核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