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行不可行


时间:2010-2-11 12:14: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图片 1

1000个姓曹的现代男人、2000毫升鲜血,以及几个基因突变点,也许能告诉人们——安阳墓中的那副白骨,究竟是不是曹操?

但光靠李辉一人是不行的。作为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负责人,他首先得弄清楚,从夏朝开始发展的曹姓中,哪些才是曹操的后人。他对此无能为力。

就连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瘅,目前也只能确定“可能的曹操后人”。他被历史学科的局限所束缚:这学科往往只能整理,无法清理。

不论结果如何,安阳“高陵曹操墓”的开掘已经促成了一桩跨学科姻缘。2010年1月26日,复旦大学历史系与生命科学学院宣布联手进行一项新的课题研究──用DNA技术辨别曹操后裔和河南汉魏大墓出土人骨。

Y染色体上记录的家族秘史

对科学家李辉来说,解开谜题的钥匙说来也简单——Y染色体,所有正常的男性身上都能找到。

“人体内的其他染色体在传代过程中会发生重新组合,而Y染色体是从父系传下来的,世世代代都是这一段。”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李辉介绍。

但这条Y染色体也并非一成不变,平均每17次传代中,Y染色体的6000万个字符中的一个会发生随机突变。这种突变通过遗传带给下一代,使得每一个家族都有其独特的基因位点。

在过去5年里,李辉的实验室已经搜集了20多万份现代人的DNA样本。在由全球15个顶级分子人类学实验室共同参与的“基因地理”计划中,他们负责东亚和东南亚群体调查。

凭借这些DNA样本,李辉的实验室描绘出了一幅亚洲人类民族之间的遗传多样性图谱。他们甚至画出清晰的树形图:从亚洲小黑人群尼格利陀人,到南岛人,再到由南岛人中分化出的孟高棉人,以及侗傣、苗瑶、汉藏,和绵延中国北方到西伯利亚大部分地区的阿尔泰族群。

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将这种谱系从民族层面细化到宗姓层面。李辉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局限性。

他曾在田野考察中突遇泥石流,用双手扒出一条路,但他无法从纷杂的姓氏宗族谱系中扒出主干。要将人类的遗传谱系从民族推进到宗姓,实验室需要历史文献学的支持。

这种跨学科的求助对李辉来说十分寻常。在调查羌族人群的时候,实验室曾找语言学家求助;在抢救三峡历史时,实验室曾与文物和博物馆学系合作。

这一次,“高陵曹操墓”成了媒人。他找到了同在一个学校、此前却互不相识的韩瘅。

&n

[1][2][3][4]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