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煎何急,天津泥人张


height=”11%”>

图片 1

因认为北京“泥人张”第四代传人张铁成及其公司是假冒的,天津“泥人张”第四代传人及其儿子起诉到法院,提出14项诉讼请求,索赔110万元。在法庭上,二人互相贬低对骂(《北京娱乐信报》2006年7月7日)。民间艺术的传人,为证明自己的艺术正宗,对簿公堂,原本无可厚非。法庭之上,唇枪舌剑,陈述辩论,也很正常。然而,互相贬低对骂,显然有失民间艺术家的身份。笔者觉得,同为“泥人艺术”,同为张姓的“泥人艺术”,只要北京“泥人张”从制作工艺上没有模仿天津“泥人张”,就大可不必同室操戈。站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立场上看,“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垄断艺术,远不如有竞争存在的艺术。以“泥人张”为例,天津和北京都有“泥人张”,双方可以在竞争机制下,使“泥人艺术”得以进一步发展。

天津“泥人张”张锠把泥人也带到了法庭上。

四川绵阳 刘海明

图片 2天津泥人张彩塑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

■图集:天津泥人张彩塑

今天上午,“天津泥人张”状告“北京泥人张”假冒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北京泥人张”侵权,判决“北京泥人张”停止使用“泥人张”名称,停止宣传“北京泥人张”第四代传人的说法。

北京二中院根据天津市高级法院做出的一份在先生效的判决认定,本案原告,即天津“泥人张”传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张鵂才是“泥人张”的专有权人。而被告“北京泥人张”传人张铁成所说的“北京泥人张”传承四代的说法证据不足。

法院认为,“北京泥人张”客观上借助了“泥人张”百余年来形成的声誉,其行为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但“天津泥人张”对此早就知晓,却在20多年中过于懈怠行使自己的权利,另外“北京泥人张”并非单纯地靠使用“泥人张”名称获益,其制作的泥陶工艺品多次获奖,所以法院未支持“天津泥人张”提出的经济损失赔偿的请求。(记者邱伟通讯员刘薇)

■事件回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