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名妓柳如是从良嫁给别人后却又怎么不守妇道

图片 1

明朝末年,兵连祸结,眼见社稷摇摇欲坠、大厦将倾,人们只求能苟活于乱世中,哪还有闲心去卿卿我我、风花雪月。可偏偏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或为饱读诗书的风流名士,或为沦落风尘的美丽女子,在乱世的烽火硝烟中逆风飞扬,肆意张扬着不羁的个性与旺盛生命力。有关明末名士与歌妓之间的传奇事迹很多,最出名的有冒辟疆与董小婉,侯方域与李香君,吴梅村与卞玉京等。其中命运最跌宕起伏、经历最最传奇、堪称一波三折的当属东林大儒钱谦益与名妓柳如是这对老少配。

钱柳之恋之所以引人关注,因为两位当事人都是名满天下之人,钱谦益自不必说,他被誉为明末文坛领袖,是名士中的翘楚。柳如是艳冠群芳,用今天的话形容是“颜值爆表”,更难得的是精通诗词音律,是名妓中的花魁。钱谦益于崇祯十四年以59岁高龄迎娶时年23岁、青春靓丽的名妓柳如是,而且是明媒正娶纳为正室,此时他的大老婆尚在,此事已招致时人特别是士大夫们的非议,乃至婚礼当天迎新的花船被人砸了无数石块瓦片,弄得老新郎官端的是好生狼狈。谁料婚后两人倒是相敬如宾,每日在绛云楼中谈诗论画、品茗读书,很是投契。二人逍遥快活地厮守了二十年,还育有一女,让不看好这段忘年孽缘的人大跌眼镜。在那个年代,名士兼官员者讨几个老婆本非啥稀罕事,稀罕的是国破家亡时二人截然不同的态度,面对山河破碎,面对风雨飘摇,面对生死考验,一介名士的节操居然不比一位名妓,这倒是一桩让人意想不到的奇事。

钱谦益,少年时即有才名,堪称学霸。他于明万历三十八年中进士,授翰林编修。崇祯元年任礼部侍郎,翰林侍读学士,后遭温体仁弹劾被革职。钱谦益饱读诗书,被誉为“江左三大家之一”,然而其人却不善为官,所有任上皆政绩平平。清军入关后,他任南明弘光朝礼部尚书。清顺治二年,豫亲王多铎率八旗兵南下,围困南京城,南明岌岌可危。清兵围困南京城时,柳如是劝丈夫和自己一起舍身取义,投水殉国,钱谦益沉呤半响,以手试水道:“水太冷,不能下”,柳如是闻言大失所望,围观者更是一片哗然。柳如是“奋身欲沉池水中”,钱谦益见势不好,急忙死命拽住她。看似凛然的钱老夫子一句“冷极奈何”,竟成千古笑料。

商女亦知亡国恨,反而是身被皇恩的博学名士节操碎了一地。柳如是见丈夫贪生怕死,于是退而求其次劝他归隐山林,永不仕清,也算报答大明故国养士之恩。钱谦益听后不置可否,默不作声。1645年5月15日,大雨滂沱,钱谦益率南明诸文武大臣开门跪地迎降,短命的南明弘光小朝廷覆亡。在社稷存亡的紧要关头,一代知识精英比青楼女子还不知亡国之恨,钱谦益和柳如是分别给出的态度已经足以得出此说的论据。事后,钱谦益主动剃发留辫,柳如是以及家人见之错愕。他仕清后被任为礼部右侍郎,受命北上赴京担任编纂《明史》的副总编辑。钱谦益“一‘
女’事二夫”,被人讥为“两朝元老”。性子刚烈的柳如是拒绝随夫北上,独自一人留在了南京。

就在满清大军将南京围得密不透风之时,钱谦益的好友河南兵备道袁枢拒绝降清,绝食数日而亡。再往前看,东林党创始人高攀龙遭魏忠贤迫害,已削籍在家的他听闻魏阉欲赶尽杀绝,不愿受辱,于是效仿楚大夫屈原投水而亡。自古艰难惟一死,我们无权苛求钱谦益必须以死殉国,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钱谦益想苟且偷生,也属人之常情。但他冒着大雨跪地献城以降多铎,又立即接受清廷的赐封,屁颠颠赴京做官,如此速忘对之有恩之故国,如此功名心热,就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与宽宥了。

为何说某些读书人在大是大非面前操守不如妓女,从二者身份反差之悬殊就可得出答案。明朝前期善待士人,士人知恩图报,甘愿共赴国难似乎理所当然。明晚期权阉当道,朝纲废弛,正人君子迭遭摧残,忠直正派的读书人的下场往往很凄惨,阿谀奉承的奸诈小人却春风得意,这样的吊诡状况让士人心寒齿冷,类似夏完淳这样甘愿殉国的义士又有几人?钱谦益学问渊博,加之少年得志,很年轻时就金榜题名,后官至侍郎,即便是遭贬斥后闲居在家的日子也过得富足安逸,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让这样人生几乎一帆风顺的人自我了断,有那心也没那胆啊。柳如是自幼堕入底层,操持的又是倚门卖笑的皮肉营生,她尝尽了人世间万般艰苦、见惯了世态炎凉、看轻了虚名伪善、不屑那从一而终的贞节牌坊,这样的人却为何自愿投水殉国呢?妓女也讲节操?这岂不太扯!

柳如是慷慨决绝的性格,和她颠沛流离的人生经历有关。柳如是幼年即被卖入窑子,经历颇为坎坷,她曾经被一位内阁大学士赎身为妾,却差一点死在他家里那位凶悍善妒的“河东狮”的刀下。她不得以再次流落江湖,周旋在各路士大夫之间,什么人没见过,什么场面没经历过,什么苦没吃过,因此她的胆魄、果决、坚毅绝非那个锦衣玉食惯了的钱谦益所能比。柳如是身为妓女,按理说没有沐浴过大明浩荡的皇恩,却愿意以死报国,这亦是中华文化中独有的现象,值得玩味。柳如是性格独立,绝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柔弱妇人。钱谦益北上做官,柳如是留在南京,这似乎是一个信号。按理说,大明换作大清,只不过换个名称而已,侍候谁不都是一样吗。柳如是不愿陪夫君北上,已经亮明态度:自己虽然出身微贱,但亦有其底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对于丈夫投降清朝一事她似乎耿耿于怀、不愿原谅,于是独留南方,免遭身后万众唾骂。

柳如是留居江南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件比较八卦的桃色新闻,她和一位姓郑的书生好上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史料是这样说的:“当谦益往北,柳氏与人通奸,子愤之,鸣官究惩”。钱谦益在北京当官时,柳如是和一个姓郑的书生有了奸情。钱的大公子认为柳如是此举有辱门风,愤而告官,那官儿竟然将郑生杖责而死。柳如是从事过朝秦暮楚的娼门职业,和陈子龙等江南才子有过同居关系并留下诸多一夜情,这是职业性质使然,亦无可厚非。但自嫁给钱夫子以后,妓女从良,比贞妇还守节,她死心塌地的守着钱老夫子,再未闹过绯闻。如今她再度红杏出墙,大约是宣泄对钱谦益失节降清的不满吧。

钱谦益回家省亲时,得知自己被戴了顶绿帽子,老先生对儿子的行为不仅不褒奖,还破口怒骂其子,甚至不愿见他。钱说“谓国破君亡,士大夫尚不能全节,乃以不能守身责一女子耶”?钱谦益毕竟是大知识分子,是非善恶、羞耻心尚未泯灭,和阮大铖等无耻之徒不是一路货色,对自己失节降清一事,他似有愧疚,因此并不愿苛责妇人应守身如玉,因为妇人失身比起士大夫变节来说简直不堪一提。钱谦益虽遭众人耻笑,但这事做的也算公平。在这一点上钱谦益还有自知之明,不像有些不知廉耻的士大夫,自己道德沦丧、毫无气节,却要求妻妾为自己守贞,简直混帐透顶。清顺治三年钱谦益告老还乡,携柳如是返回常熟定居。后来钱两次受牵连下狱,多亏柳如是上下奔走营救,花钱将他捞出。晚年的钱谦益很不得志,经常牢骚满腹、卖痴耍骄,他老嚷嚷着活着无趣、要死要死。柳如是揶揄他:“乙酉国亡时你不敢死,今天却寻死觅活,岂不晚矣”?

反倒是传奇女子柳如是,身为下贱,却有仁有义,在大是大非面前毫不含糊,让多少仁义道德不离口的士大夫蒙羞。柳如是曾经深爱着的前男友陈子龙,也是极富盛名的江南才子,最后奋起抗清,虽兵败身死,却称得上一条铮铮硬汉。柳如是引为人生知己的两个亲密爱人,其人生抉择却如此不同,想必她的内心亦是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吧。康熙三年,钱谦益于八十三岁高龄卒于杭州。旬月后,忠贞义烈的奇女子柳如是突然自缢身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