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不害

沈不害字孝和,吴兴武康人。祖父沈总,任齐尚书祠部郎。父亲沈懿,任梁邵陵王参军。
沈不害幼年丧父,但立志好学。十四岁时,征召补为国子生,考中明经。历任梁太学博士,调任庐陵王府刑狱参军,长沙王府谘议,兼汝南令。天嘉初年,任衡阳王府中记室参军,兼嘉德殿学士。从梁代丧乱以来,到这时国学未立,沈不害上书说:
臣听说立人建国,没有比尊重儒学更重要的,成俗化民,必定要推崇教学。因此学校之事,兴盛于三代,太学之业,发达于两京。由于敦厚之源已远去,浮薄之风已炽盛,物欲对人的诱惑没有穷尽,人对利欲的追求没有节制,因此设立并传留规范,开启心灵,就好比为布帛着上蓝色,又如雕琢玉石,只有这样,才能使不同等级的人和睦相处,卑尊有序,忠孝之理得以弘扬,群臣之道得以坚固。执守礼制自己捍卫自己,鲁公所以很难被侮辱,歌曲和乐声已稀,郑伯于是提前逃亡,干戚舞而有苗至,泮宫修成而淮夷驯服,长想洙、泗的淳风,载怀淹、稷的盛大,于国于家,没有不崇尚的。
梁太清末年,礼数之钟闭塞脱落,戎狄外侵,邪恶内迫,早晨听到鼓鼙之声,晚上看到烽火。洪儒硕学,分解离散者超过活埋之同辈,《五典》、《九丘》,湮灭者超过车子的帷幔和顶盖。成均从这以后衰落,瞽宗至此不修,褒成之祠没有陈列祭品,入学的释菜之礼没有与祭礼相称的,歌颂之声空寂,竟然超过十二年。后生深好笃信,却不见老师的面,年老学者深入研究,也只是徒然增添废止讲学之叹。
陛下继承统治之位,受天命治国,学说泽润宇内,恩威施予天下,污浊之水得以澄清,沉秽之气得以分明,一派生机勃勃,众民通达顺畅。应当弘扬传统,重振礼乐,建立学校,整理出古籍范本,陈于儒宫;选择公卿之嫡子,都入其中就读,助教博士,早晚讲习,使肩扛雨伞背负书籍之人,比比皆是,着装之儒生,济济成林。如此研习不停,诵《诗》读《礼》之声不断,只需一年的时间,就可收到事半功倍之效,三年的时间,儒生就足够用了。如果这样,就必定是人才出众,学盖九州,显扬朝廷,光大国家,博学者入仕登朝,凭借才学辅政,为官从政,有经学专业以治身,豪华车驾列庭,贵官之服遍地。
以往帝王太子之贵,还与国子谈论,到了汉代太子,这一礼节仍保持不衰,到了两晋,这种事情更加兴盛,由此可见师道尊严之一斑。皇太子上天赋予,生而知之,无须明白告之,仍应隐居匿迹,卧伏聚集,潜心于经书,求教学业,祭奠前师,敬奉旧典。往日阙里之堂,水尚出仕者自己开辟,旧宅之内,管弦乐器奏出悠扬之乐,前代圣人之功业,应深深地引以为明鉴。何况又江表无忧,海外齐一,怎么能不开创宏大谋略,弘扬硕学?宁可使玄教儒风不在圣世兴起,盛德大业,始终郁结在尧的时代?臣才疏学浅,一介小生,言词没有仔细推敲,轻献无见之妄言,谨添惧怕之警。
诏答曰:“省表闻之。自从旧章废弛以来,精微之言快要绝迹,朕继承大业,日日想着使条理分明,政学有序,但战争未停,军国草创,常常担心前朝令典,一朝泯灭。卿才思广被,文理切中时弊,讲求大体,热心于名教,允朝外详议,依照执行。”沈不害又上表请求改定乐章,皇帝诏令他制定出三朝乐歌八首,共二十八曲,流行于乐府。
太建五年,任赣令。入朝任尚书仪曹郎,升任国子博士,兼羽林监,诏令他整治五礼,执掌策文谥议。太建年间,任仁武南康嗣王府长史,兼管丹阳郡事务。调任员外散骑常侍、光禄卿。不久任戎昭将军、明威武陵王长史,兼管吴兴郡事务。不久入朝任通直散骑常侍,兼尚书左丞。十二年去世,时年六十三岁。
沈不害研究经术,善于写文章,虽然博通典籍,但家中没有图书。每每写文章,挥笔而就,不曾查阅典籍。仆射汝南周弘正常称赞他说:“沈生可谓是圣人啊!”著有《五礼仪》一百卷,《文集》十四卷。
其子沈志道,字崇基,年轻时就很有名气。初任扬州主簿,不久兼文林著士,历任安东新蔡王记室参军。祯明三年入隋。

王元规字正范,太原晋阳人。祖父王道宝,是齐员外散骑常侍、晋安郡守。父亲王玮,梁武陵王府中记室参军。
王元规八岁时丧父,有兄弟三人,跟随母亲依靠舅氏去到临海郡,那年他十二岁。临海郡有一个土豪名叫刘王真,资财有万万之数,要把女儿嫁给他。王元规的母亲因为他的兄弟年幼弱小,想结强陈书援,王元规哭着请求母亲说:“婚姻不失掉亲人,这是古人推重的。岂能苟安于异地,结此不伦不类之婚姻!”母亲被他的言词感动而不再提此事。
王元规性情孝道,侍奉母亲非常小心,早晚未尝离开过母亲身边。梁时山阴县发大水,流水漂进住宅,王元规只有一条小船,仓卒带他的同母之妹和丧父之侄上船,独自执楫棹而去,留下男女三人,搁浅于树的末梢,等到水退后才得以幸免于难,当时人都称赞王元规有非常人所能及的德行。
王元规年轻时好学,师从吴兴沈文阿学习,十八岁时,通晓《春秋左氏》、《孝经》、《论语》、《丧服》。梁中大通元年,诏策《春秋》,考试成绩很好,当时有名的儒生都称赏他。初任湘东王国左常侍,调任员外散骑侍郎。简文帝为太子时,接纳他为宾客,每每让他讲论,都表现出有非常丰富的伦理规范。任中军宣城王府记室参军。等到侯景叛乱,王元规携带家属回到会稽。天嘉年间,任始兴王府功曹参军,兼国子助教,调任镇东鄱阳王府记室参军,仍兼助教之职。
后主为皇太子,接纳他为学士,亲自拜他为师学习《礼记》、《左传》、《丧服》,对他的赏赐非常优厚。后升任国子祭酒。新安王陈伯固曾经因入宫巧逢王元规要讲学,于是请求为他执经,当时舆论认为这是一种值得荣耀的事。不久任尚书祠部郎。自梁代以来儒生们相继治《左氏》者,都认为贾逵、服虔之义难以反驳杜预,共一百八十条。王元规广泛引证,贯通辨析,不再有疑问不通之处。每每国家议及吉凶之礼,他都参与讨论。王元规在母亲死后去职,服丧期满,任鄱阳王府中录事参军,不久调任散骑侍郎,升任南平王府限内参军。南平王治理江州,王元规随王府到江州,四面八方的学徒,不远千里前来求教的,经常有几十上百人。祯明三年,入隋,任秦王府东阁祭酒。七十四岁时,死于广陵。
王元规著有《春秋发题辞》和《义记》十一卷,《续经典大义》十四卷,《孝经义记》二卷,《左传音》三卷,《礼记音》二卷。
其子王大业,以聪敏闻名。
当时吴郡有一位名叫陆庆的人,年轻时好学,遍晓《五经》,尤其精通《春秋左氏传》,节操很高。初任梁武陵王国右常侍,历任征西府墨曹行参军,任娄令。时值梁代丧乱,他于是潜心注释典籍,经论没有不贯通研究的。天嘉初年,征召为通直散骑侍郎,没有就职。永阳王为吴郡太守,听说了他的名字,想和他相见,陆庆以身体有病而坚决推辞。当时同族人陆荣任吴郡五官掾,陆庆常去拜访他,永阳王于是微服去陆荣府第,凿通墙壁看他。永阳王对陆荣说:“看陆庆风貌神情凝聚高大,几乎不可测,严君平、郑子真凭什么超过他呢。”鄱阳王、晋安王都以记室之职征召他,他都不就职。于是建房而居,以诵禅为业,从此拜他为师传经学习的人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