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匠王春发,无痕修复古陶瓷

图片 1

据王春发介绍,在整个文物修复行业中,古陶瓷修复难度大、含金量高,主要包括试平、试色、手绘、点染、抠纹饰、仿釉、按花、点睛等10道繁杂工序。古陶瓷修复师需掌握美术、历史、文学、材料学等多学科知识。

责任编辑:

“这项技艺正面临失传的危险。”王春发表示,先前曾有不少年轻人过来求学,但大多数人坚持不到3个月就放弃,他称其为“100天现象”。王春发认为,做古陶瓷无痕修复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修复古陶瓷需要进入到“修复状态”才能找到感觉,才能和需要修复的古陶瓷对上话,这样才会乐在其中,也才能长期不懈地坚持下去。

在药王楼古玩城四楼一间静谧的工作室里,王春发身着白大褂面对着一件瓷器“发呆”,用他的话说,每件瓷器都有生命,他要做的就是静静地聆听瓷器的诉说,了解它们的病情,以便对症开药。

身穿白大褂,手持刻刀,用毛笔蘸取颜料,修复瓷器原有纹饰,今年60岁的王春发是一名古陶瓷修复师,精通无痕修复,“抢救”传统文化。

图片 2

记者在王春发工作室看到青釉伎乐纹扁壶的修复前后对比图,一堆残存的碎片在修复后,焕发出新生命力。王春发介绍说,当时,残存碎片已无法拼凑成一个完整的瓷器。他用从各地搜罗而来与之相匹配的古陶瓷碎片,运用多道工序,将其修复为现有状态。“修复后的陶瓷不但恢复了原貌,而且能长期保持不变色。”

以上图文来自济南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记者8月21日走进王春发的工作室,他正在桌前修复脱色瓷器,手旁化学试剂瓶、颜料瓶成排分布,瓷器碎片分类堆叠。作为济南市级非遗项目古陶瓷修复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王春发已从事古陶瓷修复20余年。

图片 3

陶瓷是中国的国粹,王春发介绍说,古陶瓷修复技艺在中国古陶瓷成为艺术欣赏品时应运而生。“它们经岁月打磨后变得伤痕累累,如果不修复,将不被重视。古陶瓷修复师恢复其风貌及观赏价值的同时,也是在抢救和修复传统文化。”

王春发的工作室如今被评为了“济南古陶瓷修复技艺传承基地”。

王春发说,全国精通古陶瓷无痕修复的人屈指可数。“没有竞争,行业就不能进步。”他希望古陶瓷修复行业能出现更多能人巧匠,以此来推动行业发展。

进入古瓷器修复这一行“其实是机缘巧合”。1996年,王春发从英雄山文化市场淘来一件民国时期的小观音瓶,看着瓶子有些残缺,他就琢(着修复一下,可修来修去总是不满意。后来他就买来《中国文物通讯》杂志学习有关文物修复的知识,无奈还是摸不着门。就在这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结识了古陶瓷修复大师钱旋老先生。在第一次看到钱旋修复的古陶瓷作品时,王春发震惊了。眼前的瓷器神韵俱佳,毫无破损痕迹,而就在修复前,它还是一堆残破的碎片。那个时候,王春发便下定决心要学习古陶瓷修复这一传统技艺。

2008年,有人拿价值超4000万人民币的三件古陶瓷找到王春发。瓷器此前已被修过,但效果极不理想。王春发用不足一个月时间将“毫无破绽”的三件瓷器交回主人手里。瓷器经拍卖后,价格翻了一番。

静谧的工作间内只能听到刻刀在瓷器上划过的声音。

“人生病需要医治,陶瓷‘生病’需要修复。”王春发告诉记者,每件文物都需经“望闻问切”之后,才能“对症下药”。修复的最高境界是做到“天衣无缝”,看不出任何残损和修复痕迹。

学艺之初并不顺利。钱老的教学方式是“身授而不言传”,要求学生自己观察、揣摩,从“做胎、补缺、打(”这些粗活开始,王春发走上了一条“匠人苦旅”。慢慢地,他掌握了一些古瓷器修复的技巧,便开始尝试“接活”进行实践。曾有一位朋友送来一件破损的青花瓷盘让他修复,王春发闷头干了三个月却失败了,当他交还瓷盘时,朋友的眼神让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无奈之下,王春发只得将老师请来,钱老把他修复的拆掉重新开始修。王春发寸步不离眼睛不眨地盯着看,四五天后王春发突然觉得自己开窍了。在送钱老上车时,他对钱老说,“老师,我会了。下回您来济南绝不让您再做活儿了!”

一名来自安徽的年轻人专门向王春发学艺。“德薄不教,才弱不传”是王春发的收徒原则,他希望能有真正热爱祖国传统文化的年轻人将自己的技艺传承下去。

图片 4

“工作台前方寸天,文化历史亦轩辕。心沉水底修自我,其乐悠悠天地间”。修复文物时王春发做到了不动如山,物我两忘,遵循了匠人无名无我的传统,“择一事而终一生”,他无疑是幸运的。

修复古瓷器不仅要对瓷器本身了解,还需要化学、材料学等多方面的知识储备。

图片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