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剑及其装饰,辽宁建昌东大杖子饰金青铜短剑的发现和意义

 

辽宁建昌东大杖子饰金青铜短剑的发现和意义
发布时间:2012-02-06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万 欣 徐绍刚
孙建军点击率:

    2011年10月25日,法国高等实验学院教授杜德兰(Alain
Thote)先生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进行了一场学术报告,报告的题目是“中国剑及其装饰”。报告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星灿先生主持,所内外20余位学者聆听了报告会并与杜德兰教授现场交流。

辽宁建昌东大杖子墓地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辽宁省境内发现的最重要的一处战国中晚期墓地。自2000年秋开始进行勘探、发掘以来,相继出土了一批重要文物。2003年11月初,在对该墓地进行的第3次发掘中共清理墓葬5座,其中以在村民刘广环家前院内发掘的四号墓为最大,出土饰金青铜短剑1把,这是继2000年发掘的十四号墓出土的第1把饰金短剑之后的又一次重要发现。

图片 1

该墓为封石土圹木椁墓,圹口长方形,东西向,长4.6米,宽3米,墓底距地表深3.4米,墓向95°。圹口以大河卵石封盖,中部下凹,最厚处达1.2米左右。椁盖板外围长3.44米、宽1.86米,高10.4米:椁长3.18米,宽1.15米。椁内置一棺,长2.35米、宽0.82米;棺前为头厢,长1.15米、宽0.76米。棺内人骨不存,但从迹象推测,人骨应头东足西,头骨上方即头厢,饰金短剑即位于人骨右臂骨外侧(编号03JDM4:29)。此外,在椁外侧的西和东二层台上分别见有殉葬的未成年人骨,性别不详,东二层台上列置数排牛齿。

 

随葬的40多件器物主要集中置于头厢内,包括铜壶、洗、鼎及漆盒等较大容器和铜双胡戈等,铜洗内放置铜马衔、车軎等车马具。棺内原颅骨上方遗有铜匜、镳、豆和玛瑙环,腰部有铜带钩,人骨右侧置饰金短剑和铜斧、戈、凿、玛瑙环、水晶环和玉璧等,足下为铜镞和带钩。

   
首先,杜德兰教授谈到西周早期匕首和短剑。剑在中国的起源问题现在还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一般的观点是,它起源的灵感来自中原周边的游牧人群。北方和西北地区是广义上的中原地区(包括晋南和关中)剑的早期发展的最可能的贡献者。一个明确的证据是安阳二炼钢厂一座车坑中出土的一件游牧民族的匕首。它的总长约三十三厘米。这种兵器经常成为“短剑”。然而,称为“匕首”更合适,因为它的身长只有不到二十厘米。它的造型和纹饰都是商代晚期西北地区游牧民族所特有的。比起使用剑、短剑和匕首,商代和西周早期的人们还是更喜欢使用青铜戈作为兵器。最早的匕首出现于陕西、山西和河南的一些西周墓葬中,但是中原地区至今发掘的大量该时期至春秋中期的墓葬中,只有极少数墓葬随葬匕首。看来,在公元前第一千纪早期,匕首在兵器中仍然是一个陪衬角色。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中原文化的周边地区,带鞘的匕首却在中原文化风格的墓葬里大量出现,比如宝鸡Yu(弓鱼)国墓地、琉璃河燕国墓地、甘肃灵台百草坡墓地等都有发现。从这些匕首鞘纹饰上,也许可以看到与三星堆文化的一些联系。

饰金青铜短剑的饰金部分即为剑柄上的两个构件——剑格和剑盘。剑柄已不存,剑格和剑盘皆为金质铸制且完整。其中金质剑格正面近枣核形,中空,内侧遗有胶结物质,剑叶尾端的短茎尚嵌于剑格内;其侧面似梯形,受柄的一面两端各外延出一个便于插装剑柄的尖舌状长榫。剑格长6.3厘米、宽3.8厘米、高2.8厘米。剑盘正面近双联菱形,侧面作舟形,中空。背面嵌有1个磁铁矿质的枕状器,枕状器中间亚腰处再以一截金片裹紧固定在剑盘上。剑盘长14.1厘米,宽3.5厘米。剑身为青铜质,完整。尖舌状锋,两侧边刃近平直,节尖消失;剑叶后部两侧边刃略外弧,中间纵贯一柱状脊,末端外延一截短茎。从其形制特点上看,在北方青铜短剑谱系中属于一种典型的晚期剑型——T形柄短茎曲刃剑,其相对年代约为战国中晚期。

图片 2

作为一种罕见的饰金兵器,东大杖子墓地出土的这把青铜短剑向我们提供了那些值得关注的历史文化信息?它的研究价值和现实意义又是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