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数字还在涨,观潮时注意安全

用火把抢潮头鱼主要在每年农历的九、十月份,此时是抢江鳗、抢湖蟹的关键时刻,可以讲是抢潮头鱼的黄金时期。因为一到西北风起,在钱塘江上游淡水中长大成熟的鳗、蟹身上“发痒”了,就都要往外逃,千方百计顺着江水往下游逃,一直逃到东海深水中去繁衍,这时,遇上潮水再把它们从杭州湾口向上游推,这就成了抢潮头鱼者的“美食”。我们同去的七八个人几乎是彻夜不眠,潮水未来前大家一起聊聊天,分析分析潮势,潮水快到时出击,这样抢一次潮头鱼,前后来回总要3到4个小时。

钱塘江大潮有三个最为著名的观潮佳点,其中相比盐官镇东8公里的八堡以及盐官镇西12公里的老盐仓两地,海宁市盐官镇东南的一段海塘最值得一看,因为这里可以观赏到最佳一线潮的壮观景象。

潮水快到时,我就先跑上去了,有几个好手也紧紧跟上来,这时一般水平的都在老手的下方。上方我们叫做青龙头,在左前方,这个位置鱼比较多,而且都是大鱼。当然也最危险。

潮最好看的地方往往也都是最危险的地方。观潮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在江堤边上的黄色线框内不要停车、站人,在大潮来临前,最好撤退到离江堤的更远处,万一落水或者被潮水击打,要尽量抓住身边的固定物,防止被潮水卷走。也不要下到江堤下面,有时你表面上看它并不大,但是潮水有暗涌,还是很危险的。

那是农历九月初,我们一起去的有六七个人,我年纪最小。潮水到来时,大家都蛮关心我的,要我跑得快。我一边跟着内行人跑,一边紧盯潮头里的鱼。第一次收获不小,我抢到了3条鲢鱼和几条鲫鱼,共有5公斤左右,心里美滋滋的,想想抢潮头鱼也没什么大不了,没有平时大家说得那么可怕,就一次两次地跟着大伙一起去了……

钱塘江大潮从古至今多少文人墨客留下千古绝句,这千年奇观,在每年农历七八月如约而至。又有很多游客慕名而来观赏这千古大潮!但潮水而来的除了波澜壮阔还有危险,观潮时要注意安全。

“七月七鬼王潮的时候,我们就很担心,又有本地人会来江边抢潮头鱼,还好那两天潮前潮后一小时的巡查,都没有发现有人违规下堤。接下来中秋、国庆小长假要来,马上又是八月十八年度大潮汛,我们也在担心到时又会有抢潮头鱼的人出现。”

钱塘江大潮这一奇景确实是气势恢宏波澜壮阔,一波波大浪有吞噬天下之霸道,让人望而生畏却心生向往。其中的震撼只有亲临才能感触,但注意安全。

4人一伙,有1人拖船,拖船的人始终跟在3个抢潮头鱼的人周围,要眼明手快,紧紧盯着在抢的3个人,一看到哪个人抢到了鱼,船就马上往这个人旁边拖过去,一看到哪个人跑不动了,就急速调过方向去救他。所以这个人相对讲要人高马大、力气好。

预计和去年差不多

当地的姑娘一般不大愿意嫁给抢潮头鱼的小伙子,姑娘的父母们总是说:“有囡不嫁抢潮郎,宁可嫁给种田郎,宁愿粗菜淡饭,不愿提心吊胆。……

因为地形地貌的差异,钱塘江大潮又分为交叉潮、一线潮、回头潮、丁字潮等涌潮类型,其中一线潮最令人期待。在大潮期间,凡江道顺直、没有沙州、潮头呈一线的河段都有可能形成一线潮,而海宁市盐官镇的一线潮最为好看。盐官镇的一线潮发生在钱塘江大缺口的交叉潮之后,观潮者或在观看交叉潮之后急忙赶到盐官抑或直接在盐官蹲守一线潮。

图片 1

每年的农历八月十八日,是钱塘江大潮的来临之日。那天,钱塘江江边都会挤满前来观潮的游客,沿着岸边追逐着涌潮前行。钱塘江涌潮是国内著名的三大涌潮地之一,同时还和印度恒河潮与巴西亚马逊潮并称为世界三大涌潮。

我稍大些,总感到父亲太辛苦,就自然而然地跟着父亲出了门。我是12岁那年秋天开始跟父亲下江抲鱼的,我划小船,父亲在船上向江里撒网,真是大海捞针式的抲鱼。一般都是在潮水来临前在江中撒网,等到潮水快要来前停止,把小船抬到岸边,等到潮水一过,我们就乘潮而归。我们上到七堡,下到海宁长川坝,根据潮汛改变抲鱼地点,我的任务就是把船划好,经过三个月时间的磨炼,小划船在钱塘江上很听我的使唤,我可以在父亲撒网、收网时把它稳固得一动不动。

今年八月十八大潮

地理位置起了变化,我们抢潮头鱼的方法也变了,从原来各管各抢变成4人一组合伙抢。到乔司外侧去必须要过江,过江需要船。这小船还真叫小,一般是长7.5米,宽0.85米,远看像一把梭,两头尖、中间大。这样一只小船一般最多能载400公斤。

一线潮彷若一条白线迅速侵袭平整的江面。在一线潮从远处来袭时,观众们先看到的依然是平静的水面,但是已然听到轰隆潮声。后浪对前浪的推撞挤压形成涌潮,在江边看,后浪一层一层地在水面上向上叠起,像极了在奔跑中的骏马,一线潮犹如骑兵军队整齐一字划开迅疾地向前进袭。一字涌潮最后将整个江面激荡起来,犹如一场交响乐的开场部分,水面一直缓缓,突然一下优美而又激昂的乐声,交响乐算是正式开场,而翻滚的江面也将江边的观者沸腾了起来。

这一条胖头鱼足足有20公斤重!这时我们拖船的人看到我这一场景,就飞快地把船拖过来,把我拉入船中,我翻进船中就瘫倒了,真是口干舌苦,筋疲力尽呀。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一定的经验和氽潮的技术,是很难逃生的。

观潮者大呼过瘾

那时家境贫困,我父亲一直冒着危险在钱塘江上抲鱼。母亲经常劝父亲不要到钱塘江里去冒险,可父亲总是笑嘻嘻地说:“我们住在山坡上,又没有农田,不去抲鱼,我们全家7个人的生活怎么过下去呀!”父亲一出门,母亲就心神不安,要等父亲回来了才放心。有时等到天黑,我们兄弟姐妹哭着吵着要吃饭,母亲也不理我们,到父亲回来了再吃饭,饭菜已经冰冰凉。

在杭州下沙七格村,汹涌的钱塘江潮水冲上堤坝,吓得观潮游客四散奔逃。有一位躲闪不及的电视台记者,肩扛的专业摄像机被潮水冲翻后跌落在地。这张潮水“拍”了摄像机的照片在朋友圈热传,可见,钱塘江潮水之“勇猛”。

下了决心,我就偷偷地在江边大堤上和潮水赛跑,我想我只要跑得过潮水就可以去抢潮头鱼了,这样一次次地演练,脚底跑起了泡,痛得要命,有时脚趾头被踢破,我都满不在乎,终于有一天我的速度超过了潮水,心里高兴,脸孔上藏不住。母亲问我为啥介高兴,我说;“明天我要去抢潮头鱼了。”这一说可急坏了我母亲,她说你年纪还小不能去,我说我一定要去。母亲没办法,只得再三叮咛我:千万小心!不要跑得太远(离大堤近一点,危险性就小一点)。

农历七月十八“鬼王潮”浊浪滔天

鱼是抢到了,但潮水已经没到了我的胸部,我要想跳出潮头已经不可能了。在这紧要关头,我脑子还算清醒,就凭我多年的经验,马上要开始氽潮。

图片 2
钱塘江大潮

抢潮头鱼,顾名思义就是在潮头中抢鱼。怎么抢呢?就是在潮水快要到来时,脱光身上的衣服,即使冬天也一样,有时冻得筋骨咯咯响。抢潮头鱼必须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因为穿着衣裤,行动不方便,身上紧绷绷跑不快,衣裤着水还会产生负荷阻碍行动。

位于钱江南岸萧山南阳的赭山湾是钱塘江口一个向南凹进的大河湾。这里,有一道长约500米的“丁字坝”直插江心,宛如一只力挽狂澜的巨臂。当涌潮西行至此,全线与围堤成一锐角扑来,坝头以内的潮头同坝身、围堤构成直角三角形,潮头线两端受阻,分别沿坝身和围堤向直角顶点逼进,最终在坝根“嘣”一声怒吼,涌浪如突兀而起的醒狮,化成一股水柱,直冲云霄,高达十余米。由于大坝的横江阻拦,直立的潮水又折身返回,形成一个“卷起沙堆似雪堆”的奇特回头潮。而此时江水前来后涌,上下翻卷,奔腾不息。

1975年农历十月初三这天,是我一生中抢到江鳗、胖头鱼最多的一次,我们4人共抢到江鳗40多公斤、鱼100多公斤。如果在当地市场上卖、江鳗只能卖4元多1公斤,但是卖到慈溪有10元左右。

图片 3
钱塘江大潮

图片 4

“一线潮”和萧山“回头潮”

图片 5

值得一看

潮头鱼也不光是白天可抢,夜里也可抢,特别是暗星夜也要去抢,但暗星夜去抢要用火把,火把是用一米左右长的一根小竹竿,第一个竹节凿通,其他竹节不能通,在通的竹节中灌上煤油,在竹节口用卫生纸(粗毛纸)塞紧,这样一般能持续点亮半个小时。潮水快要到时,马上点亮火把,往潮头奔去,左手撑起火把,右手握着潮兜,眼睛在火把的照亮下直盯潮头。

在被称为“壮观天下无”的八月十八钱江大潮外,农历七月十八也是一个大潮汛。之所以被称为“鬼王潮”,是因为这个时间在中元节之后,气势、涌高有时甚至超过八月十八的大潮。据悉9月8日,农历七月十八当天,萧山观潮城的潮水涌高实测数据是1.3米。

1966年下半年,我动了去抢潮头鱼的念头,那时我还只有16岁。虽然心里怕兮兮,但看到人家常常是满载而归,很是眼红。像父亲那样在潮前撒网式的抲鱼,有时是一场欢喜一场空,收获太小了。

今年六月,杭州连续降雨,冲刷江底的泥沙,导致钱塘江水流速变快。今年八月十八的潮水会不会受此影响,比较壮观呢?

那次下着雪,潮水快到来之际,我们就都脱去了衣裤,牙齿冻得咯咯响,大腿上如针刺般疼痛。但抢到了珍贵的鲻鱼,吃多大苦也就满不在乎了。

杭州市水文水资源监测总站站长孙映宏说,从这几天的潮水来看,一线潮的晚潮涌高在1.3米,相对来说不算大,还是比较正常的,钱塘江的来水也不算多,因此,估计今年八月十八的大潮和去年差不多。

图片 6

钱塘江南岸萧山南阳的赭山美女坝是观赏“回头潮”的最佳位置。“美女二回头”回头潮是指急速前进的潮水,遇到丁坝等人工阻碍物后形成的潮水。

近来来,市林水局和市防潮办积极指导配合大江东产业集聚区管委会,通过推进高标准海塘的建设,委托杭州市安保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组建专职队伍实行巡防、一公里一人喊潮,开展常态化的整治和专业化管理。

农历七、八月,是杭州钱塘江每年观赏大潮最佳时机。登高俯眺,钱塘江潮水由远而近,震耳欲聋,呼啸而来,潮起潮落,气势汹涌,唯美壮观。

抢潮头鱼、捕鳗苗,原本是钱塘江一带居民的传统习俗。

“钱江大潮在电视上看,在课文里读到和朋友的道听途说其实都无法感受到它真正的其实。只有在现场感受,才能真正体验到,什么叫做气势磅礴、万马奔腾。我是杭州人,钱江大潮从小到大也看了不止一次,每一次大潮经过身边的时候,都有一种,原来我如此渺小的感觉。”上周末,萧山市民陈先生约了几个外地同事,带着单反相机,特地赶到下沙七格的钱塘江边观潮。

我叫潘张兴,家住萧山区南阳镇龙虎村西林组,现年57岁,在钱塘江上抢潮头鱼已经40多年,回想起来,真有点惊心动魄**。**

第二天我就跟着伙伴上“前线”了。第一次去抢潮头鱼,记得很清楚,是在青龙山、白虎山北的沙滩上,那时还没围垦,钱塘江的水深处在北边,沙滩在南边,潮水没来之前,南边大片沙滩是露出水面的,是抢潮头鱼的好地方。有许多海宁长安方向的江北人,也都到这里来抢潮头鱼。

抢潮头鱼必须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因为穿着衣裤,行动不方便。

到了第二年的一次抢潮头鱼,我险些闯下大祸。那次我们一起去也有4个人,在现在的四工段东边的位置上。这地方是一块中沙,南边靠青龙山、白虎山处,由于潮水变化而变成了低沙滩,地形是南低中高,这种地形很危险,很容易被潮水包围,但这次潮头鱼特别多,我同伴看到潮水从侧面卷来,喊我快跑不要抢了,此时,他们都已在逃了,可我还在抢。

看完这些故事,

小时候,经常听长辈们讲抢潮头鱼时死人的事情。隔壁的高宜昌大伯讲:“1946年农历九月十七,我和其他3人相约吃好中饭出发,随身带上地瓜当点心,直往白虎山北沙滩上跑出去,跑到现在的四工段以东时,潮水已经来了,我们四个就都在潮头前跑开了。这天潮头上江鳗特别多,真是横窜直飙,纵跳如飞。当时,看到同去的一个比较外行的项月泉,两次纵身跳进潮头里抢鳗不成,而潮水已经没到脖子,他连连想跳出来已来不及了,连翻两个跟斗,被潮水吞没。一转眼,还有两人也被潮头冲击而无法逃生,就这样几秒钟时间,3个伙伴就没了。”

现在的人不是要玩刺激吗?这氽潮的感觉比乘快艇不知要刺激几百倍、几千倍。

上世纪80年代以前,在钱塘江上抢潮头鱼的总共不会超过100人。我们龙虎村算比较多的,但真正常年去抢的也只不过十五六人。有的一尝试就吓得心惊肉跳,如一组的高阿伟和高阿方等4人去抢潮头鱼,差一点八字要被甩掉,被人救出后,从此不再跨进潮头一步。当然也有人是怀着对抢潮头鱼的好奇好玩去的,如我们同组的高宜水,他父亲也是在抢潮头鱼时被海龙大王抓去的,可他就是不怕,他认为我们生长在钱塘江边的青年就要会抢潮头鱼。

但不管怎么说,抢潮头鱼这一行总是太危险了,据说在抢潮头鱼中被潮水“吃掉”的人数要超过萧山搞围垦在采石场中殉职的人。所以,这支队伍人丁并不兴旺,成员主要是沿江边的一些人。我们钱塘江南岸萧山东片,就是益农、党山、新湾、头蓬、南阳、赭山,再往南红山农场、九号坝新街等沿江一带的少数农民,江北有海盐、海宁、余杭、乔司等沿江的一些农民,因为生在江边,长年累月对潮水比较了解,才敢做这行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