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之武何以能凭三寸不烂之舌退秦师解秦晋两强之围,烛之武退秦师

图片 1

在春秋这段风云变幻的历史中,不但涌现出了无数的政治家、军事家,而且孕育了一批口悬河汉、舌摇山岳的辩论家与外交家。曹刿这个乡野匹夫指挥千军万马大败气焰嚣张的齐军,而比曹刿更神奇的是烛之武以古稀之年三言两语就把秦军劝回了家。秦军撤围,晋文公率军班师,从而救郑国于水火之中。战争的残酷迫使统治者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在战争最激烈的年代,正是人才辈出的时期,也许这是历史具有嘲讽意义的一面吧。

周襄王二十二年(前630年)九月,晋文公与秦穆公联合出兵,攻打郑国.郑国只是一个中等诸侯国,如何抵挡得住两大霸主联手出击.很快,晋军就挺进到了函陵,秦军则驻兵在汜水之南,两军对郑国的都城形成了合围.

图片 2

烛之武退秦师

晋文公登基之后,短短数年,晋国便成为诸侯之长,“尊王攘夷”的事业比齐桓公做得还要红火,城濮之战大败楚国,不但让楚国在数年之间一蹶不振,而且还使中原各个国家叛楚归晋。河阳朝觐周天子,把“尊王”的意识推向了高潮。唯一让晋文公如鲠在喉的是,郑国还没有彻底归顺于晋国。

郑国之所以惹上这场大祸,都是因为国君郑文公看不清局势,得罪了晋文公.当年晋文公还是公子重耳的时候,逃难经过郑国,郑文公瞧不起他,不予接待;后来重耳得到秦穆公的帮助,当上了晋国国君,与楚国争夺中原霸权,郑国又站在楚国一边,对抗晋国;再后来,晋国在城濮之战中大败楚国,晋文公成为诸侯霸主,之后郑文公表面上投归晋国,背地里却还和楚国有联系和往来.为报新仇旧怨,晋文公便约上了秦穆公,一起出兵收拾郑国.

按照礼制,天子作六军,大国只有三军,晋文公却钻了个法律的空子,在三军之外又设立三行,实际上晋国已经有六军,军力远远超过其他诸侯国。军队是争霸过程中的基石,决不能抱着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和平主义思想。长时期的和平容易让军队滋生懈怠和腐败的弊病,晋国自城濮大战之后便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战争,晋文公一方面想检验一下军队的战斗力;另一面也想教训一下郑国。

两个强国大军压境,郑文公束手无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宫殿里团团乱转.

郑国虽然已无当年庄公小霸的强盛气象,但还算一个大国,郑文公在叔詹、堵叔和师叔的“三叔”的辅佐之下,郑国在大国争霸中依然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郑国是中原各国的咽喉,也是楚国入主中原的必经之地,各个大国都对郑国进行拉拢,倘若拉拢不成便进行打压。郑文公当年对晋文公礼待不周,让晋文公难以释怀,不将郑文公羞辱一顿,晋文公觉得恶气难出,这是个人私怨。郑国在晋楚两国之间左右摇摆,经常背叛晋国,郑国的不忠之举让晋国感到愤慨。私怨与公愤夹杂在一起使晋国征伐郑国有了充分的理由。

这时,郑国大夫佚之狐给郑文公出了个主意:”和我们有仇怨的只是晋国,秦国完全是在打帮帮拳.我建议派人面见秦君,说服秦人撤兵,那样我们的压力就小得多了.”

图片 3

“说得好.”郑文公闻言大喜,忙问道,”出使秦营的人选,你心里一定也有数了吧?”

还有一个让晋文公决定伐郑的理由,河阳会盟之时,秦晋两国缔结军事盟约:任何一国出兵,另一个国家必须出兵相助,两国戮力同心,不可坐视。这是秦晋两国崛起的标志,同时也是秦国的无奈之举。虽然秦国国力有极大的提升,但是晋国堵住了秦国东出中原的必经之路,只能借道晋国才能参与中原争霸。晋国出兵郑国,秦国当然愿意参与其中。

“不错.”佚之狐点点头,”能完成这个任务的人,我们郑国只有一个,就是烛之武.”

晋军元帅先轸害怕秦国会跟晋国争抢郑国,如果郑国落到秦国手中会影响晋国的霸主地位。先轸是个军事帅才,但是缺乏政治家的长远的眼光,只注重领兵打仗的技巧,却没有战略筹划的大视野。试想,秦国与郑国之间还隔着晋国,即便秦国占领了郑国,又怎么去经营呢?当年齐桓公远征孤竹,向北开地500里,最后还不是把这些新征服的土地都送给了燕国。因为齐国不会瞒天过海之术,送给燕国还可以做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

郑文公听从了佚之狐的建议,亲自登门请烛之武出山.

筹划妥当之后,晋文公派人通知秦穆公,并约定进攻郑国的时间。鲁僖公三十年,秦晋联军进攻郑国,一路势如破竹,直奔郑国都城而来。跟从秦穆公出征的有百里奚、孟明视、杞子、逢孙、杨孙等人,秦穆公对此次讨郑也是尽心尽力,要不然能带这么多贤臣猛将出征吗?晋军驻军函陵(故地在今河南新郑北),秦军进驻
南(故地在今河南中牟南),两军东西夹攻郑国都城,郑国本身国力不强,怎么能抵得住秦晋两大国的联合进攻呢?

烛之武在郑国做了几十年的芝麻绿豆小官,一直怀才不遇,未得升迁,此时已经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见国君上门,他赌气推辞道:”我年轻力壮的时候,尚且比不过旁人;现在老了,就更不能干事了.”

图片 4

“我早先没有能重用您,现在国家危急了才来求您,这是我的过错.”形势逼人,郑文公只能服软认错,”但要是郑国灭亡了,对您也不利.您还是帮帮忙吧!”

郑文公昔日可以在晋楚之间或者宋楚之间左右逢源,现在秦晋大军已经将都城围得水泄不通,郑文公束手无策。郑国之所以在动荡不安的政治局势中能够保持自立,关键有贤臣良相的辅佐,尤其是叔詹。当初晋文公经过郑国,叔詹主张善待重耳,结果郑文公不听,将重耳拒之门外。叔詹说:“如果不能礼待,还是把他杀掉吧,以免留下后患。”那时候郑文公根本看不起落难的重耳,哪想到,几年之后重耳成为自己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发过牢骚,吐了怨气,烛之武还是答应了郑文公的请求.

晋文公想剪除郑文公的股肱之臣,于是要求晋文公交出叔詹。郑文公怎么舍得把叔詹交出去呢,这无异于断自己手足。叔詹闻讯便去找郑文公,要求把自己交给晋文公。郑文公拒绝,叔詹说:“臣听说,如果让君王蒙羞,臣子就犯了死罪。现在秦晋大军进攻不止,城破之日,不但大王蒙羞,满城百姓都要遭殃,如果以臣一人的性命能保国家安危,臣愿意赴死。”随后,叔詹自杀身亡,郑国将叔詹交给晋军,晋文公则要求见一见郑文公。看来晋文公这次是非要惩治一下郑文公不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