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昙朗

熊昙朗,豫章南昌人。世代为本郡显姓。熊昙朗放荡不羁,体力过人,容貌非常壮美。侯景之乱时,他极力聚集年轻人,占据丰城县立栅,凶暴狡猾之人与强夺盗窃之徒大多归附他。梁元帝任命他为巴山太守。荆州陷落,熊昙朗兵力很强,劫掠邻县,把居民捆起来出售,在山谷之中,是最大的祸患。
等到侯王真镇守豫章,熊昙朗表面上表示服从,暗地里打算图谋侯王真。侯方儿背叛侯王真,熊昙朗是他的主谋,侯王真失败,熊昙朗掠获了侯王真的很多马匹器械和女子。等到萧勃越过大庾岭,欧阳危页为前军,熊昙朗欺骗欧阳危页一同去巴山袭击黄法..,又报告黄法..希望联合打败欧阳危页,相约说:“事情成功后给我马匹器械。”到出兵时,与欧阳危页成犄角之势前进,又欺骗欧阳危页说:“余孝顷打算突袭我,要分出奇兵留下,马匹器械太少,恐怕无济于事。”欧阳危页于是送去三百件铠甲援助他。等到抵达城下,即将开战,熊昙朗假装败退,黄法..追逐,欧阳危页失去援助,狼狈退败,熊昙朗取了他的马匹器械后退回。当时巴山陈定也拥兵立寨,熊昙朗假装把女儿许配给陈定的儿子为妻。又对陈定说:“周迪、余孝顷都不希望这桩婚事,你必须派强兵来迎娶。”陈定于是派精锐的披甲将士三百人和土豪二十人去迎亲,已经到了,熊昙朗把他们捉起来,缴了他们的马匹武器,都出价责令他们赎买。
绍泰二年,熊昙朗因为是南川的土豪首领,按例被任命为游骑将军。不久任持节、飙猛将军、桂州刺史资,兼丰城令。历任宜新、豫章二郡太守。王琳派李孝钦等人跟随余孝顷在临川攻打周迪,熊昙朗率所领人马赴援。这一年,按功劳被任命为持节、通直散骑常侍、宁远将军,封为永化县侯,封邑一千户,送给一部鼓吹。又因为抵御王琳之功,被任命为平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其他职务不变。等到周文育在豫章攻打余孝劢,熊昙朗出兵和周文育会合,周文育失利,熊昙朗于是杀害周文育,以响应王琳,此事见《周文育传》。到这时把周文育手下诸将全部捉住,占据新淦县,环江立城。
王琳东下,陈世祖征召南川的部队,江州刺史周迪、高州刺史黄法..打算沿流应赴,熊昙朗于是占据城池排列战舰阻断道路,周迪等人和黄法..于是带领南中军队筑城围住他,隔断他与王琳的信使往来。等到王琳败逃,熊昙朗的党羽和援手与他心离德,周迪攻陷其城,俘获城中男女一万多人。熊昙朗逃入村中,村民把他杀死,首级传到京师,悬挂在朱雀观。于是把他的宗族全部拘捕,不论长幼,全部斩杀,弃尸街头。

周迪,临川南城人。年轻时住在山谷之中,体力过人,能拉开强弩,以射猎为业,侯景叛乱,周迪的族人周续在临川起兵,梁始兴王萧毅把辖郡让给周续,周迪招募乡里人跟随他,每次打仗他必定在军中最为勇敢。周续所部大将,都是郡中的豪族,很骄横,周续严加禁止,大将等都怨恨,于是争相杀死周续,推举周迪为主,周迪于是据有了临川之地,在工塘筑城。梁元帝任命周迪为持节、通直散骑常侍、壮武将军、高州刺史,封为临汝县侯,封邑五百户。
绍泰二年,任临川内史。不久任使持节、散骑常侍、信威将军、衡州刺史,兼临川内史。周文育讨伐萧勃时,周迪按兵不动守住地盘,观望成败,周文育派长史陆山才劝说周迪,周迪于是提供大量粮饷,来资助周文育。萧勃平定,按功劳晋升为振远将军,迁任江州刺史。
陈高祖接受禅让,王琳东下,周陈书迪意欲割据南川,于是召集所部八郡的首脑结盟,声言赴援朝廷,朝廷担心他有变,就重重抚慰他。王琳抵达湓城,新吴洞主余孝顷举兵响应王琳。王琳认为南川各郡只要传达檄文即可安定,于是派部将李孝钦、樊猛等到南方征收粮饷。樊猛等和余孝顷会合,人马有二万,奔赴工塘,连结起八座城来逼迫周迪。周迪派周敷率领人马驻扎在临川郡旧治所,截断江口,就出兵交战,大败敌军,残杀了八座城内的人马,生擒了李孝钦、樊猛、余孝顷,并把他们送往京师,缴获的军用物资、器械堆积如山,并俘获了他们的人马,周迪都全部收编。永定二年,因功晋升为平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增加封邑一千五百户,送给一部鼓吹。
陈世祖继位,晋号安南将军。熊昙朗背叛,周迪和周敷、黄法..等率兵共同围攻他,并杀了他,全部收编了他的人马。王琳失败后,陈世祖征召周迪出镇湓城,又征召他的儿子入朝,周迪徘徊观望,他和儿子都没有来。豫章太守周敷本来隶属于周迪,到这时和黄法..率领他所部人马赴皇帝殿庭,陈世祖记载他们打败熊昙朗的功劳,一并升官赐赏,周迪听说了,忿忿不平,就暗地里和留异勾结。等到王师讨伐留异,周迪疑惑害怕而不得安宁,就派他的弟弟周方兴率军袭击周敷,周敷出战,打败了他。周迪又另派兵在湓城袭击华皎,事情败露,全被华皎擒获。天嘉三年春,陈世祖于是下诏赦免南川被周迪引导误入歧途的士民,派江州刺史吴明彻统率众军,和高州刺史黄法..、豫章太守周敷讨伐周迪。这时尚书下符说:
告临川郡士民百姓:往日西京昌盛,信、越背命;东都中兴,萌、庞叛离。因此凶残争逐,酷刑诛杀,自古有之,由来已久了。
叛贼周迪,本来出身低微,有梁丧乱,他在山谷之中强行劫夺。我朝陈高祖亲自统率百越,大军出没于九川,荡涤污泥残沙,给他以毛羽,分给他豚佩,又把虎符分开给他,如此卵翼之恩,无可比喻,皇运肇基,宣布了很多诚恳的法令,国步艰难,臣等应尽微薄之力。周迪龙节绣衣,位如王爵只在帝王之下,而他却募集兵马,凭借险要地势而犯上。当前王琳叛乱,萧勃未被平定,他西结三湘,南通五岭,衡州、广州戡定,反叛之念才得以平息,江州、郢州纷纷作乱,他又起叛乱之心,拥据一郡,观望事态发展,内心与外表常违,言论与行为不一,特以新吴动乱,地远兵强,互相兼并,促使事态发展,他火中取栗,缴获器械,俘虏士民,都变为私有,不曾献捷。见风使舵,始终居心不定。朝廷对他宽宏大量,引进接纳,厚礼以待,于是他位如三公,职同四岳,富贵隆赫,超过功臣。又加之他出师逾岭,朝廷远相声援,派兵截断江路,然而他却顿起疑心。已故司空愍公周文育,竭诚和他结成同宗之盟,情同骨肉,城池相接,势同唇齿,愍公遭彭亡之祸,他却抛弃情谊,坐视祸乱,任凭其亡,自己忙于勾结党羽。那时北寇侵袭,西贼来犯,鞋履干粮,他全部拿来资助寇敌,爵号军容,全部遵从伪党。等到王师振奋,平定局部,国法恢弘,对他未加追究,封赐他的诏书不断,对他的抚慰稠密,加官晋爵,任职重垒。至于剿灭熊昙朗,克定丰城,仪同黄法..功劳最大,安西将军周敷也尽效其力,论功有典可查,行赏有旧例可循,正直与邪恶,自为仇敌,周迪不满于朝廷对黄法..、周敷的封赏,违背礼仪之奸谋,因此大增。皇帝征召他出镇湓城,他历年不到任,求遣其子入朝为侍,也累载不入。在外引诱逃亡之徒,招集不逞之众,在内挑拨京都,暗中希求突变。擅自征敛赋税,很少上交朝廷,阻劫来往商人,危害波及周围百姓。周迪暗中勾结留异,互相呼应,互助援助。谓我六军正在征伐,三越尚未平定,遂攻破述城,大肆屠戮,虏缚城中妻子儿女,分兵袭击湓城,举兵于蠡邦,拘禁威逼当地酋豪,围攻城邑,幸亏我陈早有准备,即时挫败。
假节、通直散骑常侍、仁武将军、浔阳太守、怀仁县伯华皎,明威将军、庐陵太守、益阳县子陆子隆,共同打败贼徒,攻克占领全郡。持节、散骑常侍、安西将军、定州刺史、兼豫章太守、西丰县侯周敷,亲自守卫沟垒,冒着箭雨拍石,率领义勇之师,以少胜多,割敌耳以万计,俘虏成千群。周迪才俘获了剩下的一点,就回去固守城池。使持节、安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高州刺史、新建侯黄法..,英雄业绩早已显示,忠诚之志久已闻名,在没有接到皇帝的命令之前,就率领义军,既援助周敷等人,又救了陆子隆,挟带粮草身穿铠甲,仍行军迅速,披罴之师,驱驰之快超过闪电,振武之众,叱咤之声可撼动山岳,如此追击,理所当然尽歼贼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